实时滚动:

太原战役抓获的一批奇怪战俘——穿着晋绥军军装,却不会说中国话

读万卷书破万里浪

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1949年4月24日凌晨5点30分,在解放军太原前线司令部统一号令之下,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全线1300门大炮从四面八方一齐向太原城墙轰击。顷刻间,雷霆万钧,山摇地动,经一个小时火炮摧毁,厚80尺,高50尺的城垣多处倒塌。6点30分,解放军分成12个突击箭头,先后突破太原城垣攻入城内,与守车展开激烈巷战。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突进城区的解放军官兵很快发现,他们的对手不仅仅是中国人,还有一批穿着灰色晋绥军服装,面孔也和中国人无异,却不会说中国话的外国人。这批外国人,就是被阎锡山收编的日军,一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都犯下累累战争罪行的、绝无仅有的双料战犯。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残留日军先后参加了间锡山与解放军的历次重要战役,并给予解放军很大杀伤。他们明显高出一筹的战斗素养和顽强作风赢得了阎锡山的倚重。阎锡山对日军残留部队优待有加,抗战胜利后劫收的军用物资尽先供应日军使用,平时也全部给予双粮双饷,即使太原被围困以后,晋军士兵吃着陈年“红米”,而残留日军则供应上等大米和白面,与黄樵松的中央军一般。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太原战役后期,军粮供应极为紧张,阎锡山及下属竟然从轻伤员口中克扣白面大米,保障日军供应。当时,太原市内三家医院收容的伤员多达1.5万人,部分伤兵怒火中烧,上街游行,有不要命的居然涌进晋系高官孙楚、王靖国公馆“吃大户”。末了,还把两位大将军的公馆砸了个一塌糊涂。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在日常训练与生活中,残留日军也表现出他们特有的风格和个性,郊区激战的枪炮声轰响不断时,他们居然在杏花岭操场照样举行棒球比赛。在大雪纷飞,气温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日本官兵竟然赤裸着上身照样出操,在大街上跑步,引得太原市民驻足观望。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同时,日本占领时期开张的大量日式饭店、酒馆、旅社也因为这些日本军人的存在而继续营业。一些面向日本人的医院、报刊、学校、社团、寺院也依然存在,日本侵华时期营造的日式人文生态圈在抗战胜利的数年后,竟然仍被基本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更有甚者,在太原市旧城街四道巷14号竟然还开办着慰安所,专门面向日本人开放。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1948年夏天的晋中战役,阎锡山的机动部队6万人被歼灭,留用的日军也损失惨重,仅千余人突围,跟随阎锡山残余部队一道龟缩于太原,实行死守。老谋深算的阎锡山通知留在太原的日本人,如果不愿留下的或者老弱妇孺,可由他安排遣送回国。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日本人对阎锡山的好意非常感激,1100余名日军声言愿已死报效阎锡山的厚恩,统一被编为“太原绥靖公署暂编独立第10总队”。太原外围东山四大要塞争夺战中,解放军伤亡1万多人,歼敌2万,其中日军近7百人。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1949年4月24日,解放军对太原发起总攻,撼动天地的炮声摧毁了大部分守军的意志,集中于复兴楼的原第10总队剩余400日籍官兵全体被俘。1956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太原海子边大礼堂开庭,经过9天的审理,被俘日军官兵中的第10总队少将副司令兼政工处处长城野宏等人受到了法律的惩处。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LUh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