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

我想在家乡寻找儿时的“江工厂”回忆 却只剩一片废墟

乐游君

原标题:我想在家乡寻找儿时的“江工厂”回忆 却只剩一片废墟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从1999年离家求学算起,离开家乡也已经有快20个年头了,作为80后生人,成长的年代,也是经历了这个国家从物质贫乏到如今的繁荣。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离家20年,家乡于我,也就是每年探望一次父母的地方,儿时的回忆虽已遥远,但也难寻了。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父亲所在的单位是位于江西万载县的一家国营三线军工厂,全称是江西工具厂(也简称“江工厂”),从1966年建成到倒闭,也就不到40年的时间,在国营经济为主的那个年代,能够进入这样的工厂工作,是小县城里值得夸耀的一个地方,而父亲也从那个偏远的小山村招工进厂,17岁的时候,就成为一名国家的工人。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没有被拆之前的江工厂(图片来源:拇指万载)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三线工厂的辉煌和结局大多差不多,尽管工人人数不少,家属区、幼儿园、学校等配套一应俱全,可是当时代的滚滚洪流到来,下岗和倒闭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情。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儿时的回忆大多和工厂的一切相关,在家属区里和其他孩子一起打闹,带着澡票去澡堂里洗澡,一个院子里邻里之间也熟悉地跟亲人一样。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没有被拆之前的江工厂(图片来源:拇指万载)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由于地处县城郊区,和周围农村里的孩子也能混熟,一起上山摘果子,下河里摸鱼,甚至去水库边上的鸭棚里偷几个鸭蛋,都是我们这帮孩子儿时的回忆,因此,相比起城里其他的孩子们来,儿时的回忆也更多了一些野性。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小时候摘过的茶片,认识的小伙伴一定有共同回忆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每年回到家乡,除了看望父母之外,偶尔到老厂区转转也是必做的功课之一,有一年和父亲在家属区转悠的时候,父亲不由得感慨了一句:江工厂的家属区都快成废墟了。我这才发现,随着年代的久远,往日父亲一辈们引以为傲的家属区,真的已经破败不堪。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江工厂的家属区都已经破败不堪(图片来源:拇指万载)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时代的前进是谁也挡不住的,随着工厂的倒闭,这块原来由江工厂原来的工厂、家属区和配套设施组成的土地,早已经被划入县城棚改项目的区域,被拆除,是早晚的命运,在江工厂篮球场、图书馆、幼儿园、食堂原址上修建起了县城第一小学,在江工厂原厂区原址上修建起了崭新的现代小区,剩下的江工厂,只留下破败的家属区,等待着消亡的命运。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其实,能搬走的家属要么回了上海(主要以当年支援建设的知青为主),要么换了新房子,都不太留恋这块地方了,毕竟,和现代化的生活比起来,江工厂家属区的配套确实是太差了。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当今年回家过年的我,再次走进这片区域的时候,却只剩了一堆废墟。一夜之间,江工厂的家属区都被拆成了瓦砾。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当我问起父亲和母亲,我们当年的旧房子是不是就是图中那颗大树的地方?因为我记得,当年家里的厨房就是围着一棵大树盖的。父亲和母亲的回答都是,不记得了,或者是那棵树早都锯掉了,应该不是。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这也就意味着,我儿时的回忆都已经彻底消亡,剩下的这一堆废墟,也很快建起高楼大厦,即使是在这样的一个小县城里,都很难保存一片回忆的事物,要想看到下图中新老建筑并存的局面,其实已经不太可能出现了。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时代的快速发展是谁也阻挡不住的,我和父亲这两代人,年轻的时候,都选择了离开故土,去更远的地方谋求生存和发展,却没曾想到,离开家乡的那一刻,却再也回不去了,正如江工厂化为一片废墟一样,父亲当年的同事一个个地离去,我当年的玩伴也早已寻不见踪迹。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这也许就是中国几代人的共同宿命,而这个社会,还在不停地往前走,容不下这么多的回忆。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原创作者:我不是博客(公号:noblog)。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全称。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一个不喜欢旅行的电影伪爱好者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不是一个好的网络民工XFd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