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

“入侵者”袋鼠脱澳入亚14年 终于把自己拉低到亚洲水平

唯彩会

  撰文/冷雪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2019年亚洲杯,是澳大利亚队第四次参加亚洲杯,这支过去两届大赛上分别夺取亚军和冠军的劲旅,却在首轮就爆出大冷:他们输给了约旦。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在澳大利亚队脱澳入亚的第14个年头,亚洲民众对他们的观感,仍然是:一个本来不属于亚洲,为了获得实利而来的入侵者。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而现在,这个入侵者开始让人们担忧:在入侵前就已经扬名天下的黄金一代淡出历史舞台后,现在的澳大利亚靠一批入侵后在亚洲足球体系里上位的澳洲国脚,似乎终于把澳大利亚队变成了亚洲足球的真正水平。如今的他们还能打的过那些脱亚入欧的球队吗?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黄金一代造就的卫冕冠军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2015年亚洲杯,澳大利亚一路击败中国、阿联酋、韩国,成功夺冠,有媒体将2015年的澳大利亚,与2006年世界杯上的澳大利亚比在一起。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四年前的澳大利亚,虽然号称以老带新,但在夺冠征程中,黄金一代的坚守者,英超宿将蒂姆-卡希尔,意甲宿将布雷西亚诺等人,起到的并不仅仅是稳定军心、凝结更衣室的象征作用,更是球场上摧城拔寨、定鼎生死、拔高球队上限的决定性作用。例如卡希尔就是澳大利亚队的头号射手。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四年前,黄金一代坚守者布雷西亚诺对阵中国队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从当年的维杜卡、科威尔,到后来坚守的卡希尔、布雷西亚诺,澳大利亚的黄金一代在近20年时间里,为澳洲足球立下赫赫战功。但是,也正因为黄金一代的存在,澳大利亚队一直被亚洲民众视作是入侵者。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卡希尔是澳大利亚四年前夺冠之法宝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因为他们明明地缘上就不属于亚洲;因为他们加入亚足联纯粹是为了参加世界杯的利益所致。更是因为,黄金一代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澳大利亚队脱澳入亚之前成长起来的球星,与亚足联和亚洲足球,并没有太多太深的交集。亚洲民众对他们缺乏感情上的认可度,视其为抢蛋糕摘桃子的入侵者,可以理解。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当黄金一代成为历史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2019年亚洲杯上的澳大利亚队,与四年前有了微妙的不同。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卡希尔、布雷西亚诺等黄金一代的坚守者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队的人员构成,较之四年前发生了重要的、不容忽视的变化。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当年澳大利亚队的黄金一代:维杜卡、科威尔、卡希尔、布雷西亚诺等人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四年前出征亚洲杯的澳大利亚队,队内在五大联赛效力,或者,虽然暂时栖身于其他联赛,但在五大联赛摸爬滚打了多年的旅欧将(比如在卡塔尔联赛效力的布雷西亚诺),有近10人之多。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但是2019年亚洲杯,澳大利亚队全员,只有2个人目前效力五大联赛,一个是布莱顿队的门将马修-莱恩,一个是柏林赫塔队的马修-莱基。其他球员,或是效力德乙、英冠等五大联赛的次级联赛,或是效力奥地利、苏格兰、北欧等联赛,更有不少人在日本J联赛、西亚联赛或是澳大利亚本土联赛踢球。对比四年前的阵容,澳大利亚队的星味、身价、全球认可度,都有下滑。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柏林赫塔的马修-莱基是澳大利亚队的领军球星之一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此时的澳大利亚队,看起来比四年前更像是一支亚足联旗下的国家队。著名足球评论员黄健翔昨晚点评了澳大利亚vs约旦的比赛,他表示:约旦队这个门将几乎每次扑救或者接球都要脱手,愣要把一次扑救变成三次,给自己加戏的本事一看就是老戏骨,让看球的人多了很多乐趣。澳大利亚在加入亚足联12年多并且拿了一次亚洲冠军以后,终于成功地把自己变成了一支真正的亚洲水平球队。证明了那句话:只要你努力,就没有什么事是搞不砸的。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这样的微妙变化,让人不得不去重新审视澳大利亚14年前的脱澳入亚战略。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当脱澳入亚遇上脱亚入欧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韩国媒体曾经有过一段评论:为了提升国家队实力,有的人来了,哪怕他们本来不属于这里;有的人却想着走出去,哪怕他们根本离不开这里。这话说的很晦涩。简而言之:当澳大利亚队执行脱澳入亚战略时,还有很多亚洲国家,正在积极的推行脱亚入欧战略。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比如以色列,地缘上属于亚洲。但是,以色列队选择进入欧足联旗下。尽管在强手林立的欧洲,以色列从未获得过世界杯出线权,或是欧洲杯参赛资格,但是在欧洲的世界杯预选赛、欧洲杯预选赛,以及欧冠、欧联杯外围赛事里,以色列国家队和以色列的联赛球队(如特拉维夫工人、特拉维夫马卡比等队)都得到了长足的锻炼。以色列队也出现过例如贝纳永、本哈伊姆等人在内的众多球星。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以色列球星贝纳永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哈萨克斯坦亦是如此。虽然他们从未获得过参加世界杯欧洲杯的机会,但在欧冠赛事里,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俱乐部却有过逼和马竞、本菲卡等劲旅的壮举。在欧洲舞台拼杀获得长足进步后,哈萨克斯坦队此前三次与亚洲球队过招取得全胜,击败了中国队,更是7-1狂胜吉尔吉斯斯坦,他们与亚洲球队的实力差距,由此可见一斑。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哈萨克斯坦俱乐部阿斯塔纳曾在欧冠中力抗豪强马竞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还有日本、韩国,虽然仍在亚足联旗下,但也在足球国政方面,坚定的推行脱亚入欧战略,将最好的球员送去欧洲发展,于是孙兴慜在英国首都成为城市偶像,长友佑都和本田圭佑得以在合计10次夺取欧冠的米兰双雄打上日本德比,日韩的水平都较之十几年前有了长足进步。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孙兴慜在伦敦搅弄欧陆足坛风云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但是执行了脱澳入亚政策的澳大利亚队,却遇上了历史上最大的青黄不接的发展瓶颈。之前的黄金一代,是入侵亚洲之前,就已经成长起来,并在国家队上位的一批人。他们的后辈,因为澳洲俱乐部只能踢亚冠,因为国家队只能踢亚洲区预选赛,因此他们对欧洲球探的吸引力远不如当年,也没有太多的跻身欧陆顶尖联赛的机会,澳大利亚的新生代球员的发展大大遇阻。所以两年前世界杯,已经38岁的卡希尔仍然不可或缺,因为无人顶上;所以当黄金一代彻底成为历史后,澳大利亚队的竞争前景,开始让各界抱有疑虑。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的亚洲杯首轮,澳大利亚输给约旦的事实,加剧了各界的担忧。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澳大利亚首轮就输给约旦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当然,首战失败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再无翻身机会。不过,整届亚洲杯,人们都将带着这个问题去审视澳大利亚:这批澳洲国脚,都是脱澳入亚后成长起来的一批人,他们能否扛起黄金一代那批入侵者的旗帜?他们能否证明,来到亚足联旗下后,澳大利亚队还能培养出新的黄金一代?当脱澳入亚遇到脱亚入欧,这个故事,值得关注!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gzO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