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

媒体五问“20年后打老师”案:涉事老师真的想送学生进监狱么?

津云锋声

  只有一次,常仁尧一位家属在找张老师时,张某林的爱人告诉这位家属:“是学校和教育局不愿意,不是我们要告。”通过这一表态,似乎可以看出张某林并无意将常仁尧送进监狱。数月前,张某林在接受媒体视频采访时,曾表示“只要他公开道歉,我还认他是学生,该说话时还是会为他说话。”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 发自河南栾川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今天,“20年后打老师”一案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被告人常仁尧有期徒刑1年6个月,常仁尧当庭表示将上诉。10日下午,辩护律师到栾川县看守所会见了常仁尧,沟通上诉相关事宜。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律师会见常仁尧 常妻洪某在外等候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不管什么理由,报复老师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不仅常仁尧在法庭上认罪悔罪,社会公众对此也达成了共识……案发距今已半年有余,一审终于尘埃落定。不过,法院的量刑以及法庭审理过程中透露的一些细节,仍然让公众心存疑问:大家起初普遍认为的一起治安案件,为何最后却对簿公堂并判罚被告锒铛入狱?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疑问一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张某林过度体罚学生真的“没有证据”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本案审判长在答记者问中指出,现无充分证据证明张某林对常仁尧的教育方式明显不当,不能认定被害人存在过错,“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近二十年前老师对被告人有严厉体罚的行为”。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在案件第一次审理中,栾川县实验中学副校长田占柱出庭作证称:“在平时的工作中,这个人有点内向,但是没有发现其他学生(称受到张老师体罚),或者说有违师德规范这方面的情况。应该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老师。”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但据常仁尧当庭供述以及此前媒体的报道,常仁尧以及其他学生确实存在被张某林过度体罚的情况,此不赘述。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去年12月案发后,津云新闻记者曾来到栾川,在栾川实验中学门口的随机采访中,一位初二学生曾表示在读初一时看见过两位同学被张某林体罚过。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常仁尧妻子洪某表示,常仁尧本人为人仗义、有担当,绝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如果不是当年被张老师打的太厉害,留下了心灵创伤,常仁尧是不会出现那么激动的情绪反应的。“我们说常尧(家人习惯称常仁尧为常尧)有善心,为人好,并不是给他洗白。”洪某说。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而栾川县教体局近日就“打老师案”回复网友提问时表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教学中存在一些简单生硬的做法。”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疑问二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部分同学撤回证词,为什么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据了解,本案辩方律师及家属在准备案件的过程中,曾遇到了证人撤回证词的情况。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常仁尧妻子洪某告诉津云新闻记者,有四五位常仁尧的同学在案件准备过程中撤回了证言证词,“本来这些证言证词都做好了,也有签字,但那几位同学因为单位的要求,不得不撤回。”据了解,这几个同学都很理解常仁尧的处境,但迫于压力只能撤回,“我们也理解人家的做法,不能因为我们让人家承担(丢掉工作)的风险”。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洪某表示,也有一些在外地的或者留在本地但顾虑较少的同学坚持为常仁尧做证,“当时刚刚案发,他们就主动站出来要求作证。”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与这些主动证明张某林存在过度体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栾川实验中学副校长田占柱在庭审中先是表示“未发现张有体罚行为”;后在庭审中,辩方律师对其连问“有没有调查过张某林是否体罚常仁尧”“谁把学校对常仁尧的控告书传播到网上?”等5个问题时,田占柱一概用“不知道”或“我拒绝回答”等来回答,场面一度尴尬。B6b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