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

18岁的欧阳娜娜期待成为大学生:可兼顾学生演员多重身份 | 欧阳娜娜短发

北方头条

18岁生日音乐会之后,欧阳娜娜一边紧张地拍摄电视剧《大主宰》,一边在准备音乐会的巡演。她的工作通告一直排得很满,戏外的时间每天基本都有不同的工作,忙碌已成为她近两三年的常态,几乎全年无休。近日,欧阳娜娜做客了王江月主持的深度访谈节目《星月对话》,她表示,超负荷的工作强度并不会让她觉得烦躁,她更不会允许自己在工作期间生病。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节目中,谈及18岁这个颇具意义的年龄,她坦言真正到来的那一刻是很紧张的,甚至不自觉往后缩,但更多还是期待。她不否认,因为提早闯入了成人世界,所以要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欧阳娜娜给自己的18岁许过三个愿望:学开车、剪短发、一次私人旅行。她在节目中逐个进行了分析,你们猜她会先去实现哪个呢?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这期节目中,欧阳娜娜还透露了很多关于申请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幕后故事,称上学并不等于隐退,可以兼顾好学生、大提琴演奏家、演员多重身份。此外,欧阳娜娜的妈妈、姐姐和妹妹也接受了王江月的采访,她们又有怎样的爆料呢?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18岁,不可以只是年龄上成年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录制这期节目时,欧阳娜娜的18岁生日刚好过去两个月,问她过得怎么样,她说很满意很幸福。去年这个时候,因为宣传电影《秘果》,欧阳娜娜也接受过一次王江月的采访,俩人曾聊起过17岁这个话题。当时她还说17岁是成年前最后一个可以任性的年纪,但这次在节目中评价17岁这一年时,她说:“我不觉得我17岁这一年过得有多任性,想要任性一回,就做不到,也没那个胆。我也不是乖,也不是听话,只是刚好我做的事情,也是身边人期待的。”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欧阳娜娜深知,18岁意味着成年,意味着要开始为自己做的事情、说的话负责,更意味着对自我的要求要更加严格。“你不可以只是年龄上成年,是不是在其它方面你也要有一个成年人的样子?比如在某些方面你需要做得更好?还是要去掉一点任性?或者可以更任性一点?”这些问题都需要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再去平衡。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因为较早进入社会,她自认在心理年龄上是要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但同龄人对于成年的期许,她一样也不少。欧阳娜娜曾给自己的18岁许过三个愿望:学开车、剪短发、一次私人旅行,王江月问她会先实现哪个?她坦言每个都挺难的,“像这四个月在拍古装戏,所以我绝对不能剪头发;一个人旅行主要是一没时间,二担心安全。这么看来,好像学习开车是最容易实现的了。”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为了纪念18岁的到来,欧阳娜娜写了一本书叫《18》,书中记录了她不同时段下的一些关乎心情的小故事。“以后我自己看就是一个回忆,别人看就知道我当下原来是这么想的,还挺有意义的。”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电影《秘果》的导演曾说欧阳娜娜就是正能量本身,因为生活中她总是把开心乐观的一面展现给别人,也有一套自己的正能量获取办法。《18》里面有一个小故事,欧阳娜娜每次想起来都被自己逗笑,“有一次心情不好,我说我要给正能量打电话,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一个月吗?好的,知道了,赶紧回来!”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相比较一年前,欧阳娜娜直言更喜欢那时候的自己,但也接受现在的自己。“我看去年的照片跟今年的照片真的感觉是两个人,变化还挺大,眼神里传达出来的东西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很难形容那是什么样的眼神,但我还挺属于那种愿意去尝试不一样风格的人。”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可兼顾学生、大提琴演奏家、演员多重身份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在今年的生日音乐会上,欧阳娜娜公布了要去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留学的消息,得到了许多的祝福。很多人都觉得突然,事实上,重返校园一直在欧阳娜娜的计划中。从去年申请学校,到今年收到录取通知书,她一直都很笃定。“这个圈子是不稳定的,也不那么舒服,这个时候人很容易产生不自信,当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就没有人会相信你了,所以还是要回到学校充实自己。”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消息公布出来后,外界也有一些声音认为她现在发展势头挺好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回去上学。但她并没有被这些声音左右,一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我会为自己负责,不管后果是什么,我都能去承担。”她表达很流畅,干脆利落,坚定从容,一如5年前决定放弃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学业时一样。当时,也是她主动跟父母提出的这个想法。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同意,他们也会觉得很可惜,这么好的学校,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努力考上的,你确定要这么做?但不会说不行、不可以。他们很尊重我,因为那是我的决定和选择,也是一个很大的冒险,我也很感谢我的家人愿意陪我冒险。这几年下来,通过我的努力,累积了一些人生经验,我觉得也挺值得的。”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但如果回去上学的话,此前积累的演艺事业可能会因此中断,你会担心吗?”王江月问。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上学不等于隐退,我觉得我可以都兼顾好,还是会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比如利用放假的时间回来拍戏,或者出音乐作品,我还是希望一直有新的东西让大家看到。”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节目中,她也透露了选择伯克利的原因。“柯蒂斯的学生特别少,一百多个人也就是一个乐团的编制,很专业很古典,学生都是很顶尖的演奏家。伯克利特别国际化,学生也都是来自世界不同的地方,可以学到很多有关音乐制作方面的东西,对我以后制作自己的音乐很有帮助。”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欧阳娜娜还告诉王江月,申请学校的整个过程她都很自信,但是收到offer的时候还是松了一口气。这次,她主修演奏专业,也会去修一些其它不同的课程。她希望能碰到一点困难,来培养自己的独立,让自己的个性更打开一些。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九月份就开学了,你现在的心情如何?”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期待,无比期待去做一个大学生。”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大提琴是我的男朋友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欧阳娜娜六岁开始学习大提琴,一路在乐团里长大,小小年纪就获得了许多专业奖项和殊荣,并出版了2张大提琴音乐专辑,《15》及《梦想练习曲》。她从10岁就开始举办个人大提琴独奏音乐会,目前已巡回演出了100多场。节目中,她称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第一次举办音乐会的紧张感。“人生能有几次听到自己心跳声的机会,我到现在还能记起当时的感觉,为了台上那两个小时,准备了得有几个月。”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再次有这样的感受,欧阳娜娜说是在12岁时第一次在一个非常正式的演奏厅里演出,“当时就觉得是一个艰巨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越觉得不可能,就越想去做。”欧阳娜娜不是一个自信的人,但是每次在台上拉琴她就觉得非常自在,“因为我爱、我享受,就像当时《北京爱情故事》里的刘星阳,她是一个一拉琴身后就会发光的女孩,我希望未来就算我老了,拉琴的时候也还是能这么单纯。”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节目中,欧阳娜娜把大提琴形容为是自己的男朋友,莫名的缘分,莫名的喜欢,到现在也说不出来什么原因,家里也没有其他人懂大提琴。妈妈傅娟到现在都记得:“大多数孩子都需要在父母监督和一定程度的逼迫下才能坚持下去,娜娜却反了过来,努力又自觉,周末也会自主起床练琴,爸爸都不能理解她是如何做到的,经常劝她多出去玩,多休息。”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欧阳娜娜本人对此倒不觉得有什么难,她说自己的个性就是这样,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一直以来,姐姐都是她的偶像,因为姐姐天赋好,学东西快。跟姐姐相比,她觉得姐姐像兔子,自己像乌龟。直到学了大提琴,她终于找到一样做得比姐姐厉害的事情了。“所以,我要把它做得更好,完全没有想到辛苦的部分,也没觉得自己要做一个多伟大的音乐家,只是单纯地喜欢,想为这件事情去努力,没想到坚持到了现在。”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另外一个让她主动练琴的动力来源于家人的鼓励。每次,她在外婆家表演完一个新曲目,家人都会给她包红包,“我倒不是在乎这个钱,我在乎的是大家觉得我很棒。”这也促使她想要在最短时间内学习更多新曲目。傅娟很庆幸娜娜选择了大提琴,因为她发现这是最适合她的,“小的时候,老师就发现她很会唱,大提琴是最适合唱歌的乐器,它所有的音律都在人的声音里面,尤其是忧伤的东西更能进入人的心灵。”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某种程度上来说,欧阳娜娜也是被大提琴带入的演艺圈。当时,她的一张拉大提琴的海报被《北京爱情故事》制片人发现,由此出演了刘星阳一角。两年后,她放弃了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学业,进入演艺圈,由此引发了诸多争议。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大家对我争议的点,一个是演技,一个就是上学。”节目中,她一点不避讳谈及这两个话题,“我其实挺感谢能进入这个圈子的,如果我不进这个圈子,谁会知道我这个拉琴的女生?我又怎么能把爱和音乐分享给需要的人?在演技上,我或许就是不如同龄人,那我就努力去学习做好啊,还有说我琴艺其实没有那么好……”欧阳娜娜说,外界所有对她的争议,她都会关注,她也一直在努力谋求进步。“既然选择了,就要把它做好。有人不喜欢没关系,我还是要为了喜欢我的人负责。”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去年底,欧阳娜娜参加了《演员的诞生》,关于她的演技质疑又再次在网络上被讨论开,但是她没有选择退出,而是继续挑战自己。“确实我在里面的学习空间是最大的,反正最弱的一面已经展现出来了,也不怕被骂了,而且既然已经晋级,那就勇敢面对,全当学习了。”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那透过这次经历,表演这层窗户纸,稍微捅破了一点吗?”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没有,更厚了。做演员,真的不简单,又不是从科班出来的,没有专业培训过,只能慢慢磨。”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演员的诞生》之后,欧阳娜娜接了一部戏,因为网络上关于她演技的讨论还在继续,进组时她特别忐忑,好在导演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帮她建立了安全感和自信心。但其实她更担心的是,观众不给她机会,作品一出来还没看就先入为主觉得不好,直接批评否定他。“所以明年暑期播《大主宰》时,希望大家多提一点意见。”qUm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欧阳娜娜称从来不会用哭来解决,“因为哭真的没有用,也从来不能消除别人对我的误解,只能用时间和作品证明,只是我要花的时间会长一点。不过没事,我不急,我还年轻。”她很感谢父母教会她乐观,面对负面评论也能看得比较开,自嘲有的时候甚至乐观过了头。再累再烦,她都会提醒自己,初衷是什么。